当前所在页面: 首页>公司动态>最新动态

【大通全球邀您关注两会】刘艳:多管齐下,推动长三角中低端收入人口的养老事业

发布时间: 2019-03-12 17:27:31    来源: 经济网、《经济》杂志

【《经济》记者跑两会】刘艳:多管齐下,推动长三角中低端收入人口的养老事业

大通全球携手《经济》杂志社邀您看两会


【《经济》记者跑两会】刘艳:多管齐下,推动长三角中低端收入人口的养老事业

 全国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 刘艳  摄影/寇佳丽
 
“老有所养”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重要诉求之一,发展养老产业和事业是“健康中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长三角区域一体化发展战略为东部沿海大中城市解决养老难、难养老提供了新的战略空间。
 
“目前,长三角养老产业的市场作用己表现得十分明显,市场与公益各占其半。除了安徽,江浙沪公办和民办养老机构比重相差不大,体现了养老领域社会资本参与的发展趋势;浙江还在积极推进公建民营养老机构运行模式。”全国人大代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副院长刘艳这样告诉经济网、《经济》杂志记者。
 
养老项目多但不均衡
 
刘艳介绍,从养老地产来看,在全国范围内,长三角地区的养老地产项目数最多。其中,江苏共20个,浙江14个,上海17个,安徽9个。由于长三角地域内部人口密度、居住环境有所差异,异地养老由来已久,且需求日益增多。农业、旅游、房地产、养老、医疗等各行业有机互补的多业态整合,也已经成为长三角养老产业发展的一个鲜明特征,其经营模式以健康医疗与生活服务结合为基础,逐步拓展到农业、生产制造业、设施建筑业、辅具营销租赁业、旅游业、房地产业、金融业、信息服务业、教育服务业等一二三产多个领域,并在实践中形成运营合作、服务合作、技术合作、政府合作等合作发展形式。
 
从养老产业看,高端养老产业趋于饱和,中低端养老产业发展空间较大,随着多主体参与、多机制运作的推动,大型社会资本在养老产业的品牌化经营特征逐步显现,出现了多个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养老服务品牌。以万科、远洋、保利、绿城、泰康等先发企业为代表的养老地产开始走向连锁化运营,运作模式有长期持有型、销售型和租售结合型。
 
“尽管如此,我们仍能看到一些问题,如果可以解决这些问题,长三角的养老事业就会得到更深刻发展与完善。”刘艳如此强调。
 
养老产业发展不平衡,养老供给不丰富。除了高中端养老机构供给不平衡外,区域供给也不平衡。刘艳指出,从供给侧看,大城市传统的养老机构一方面存在市中心养老院和得到政府资助的公办养老院一床难求的局面;另一方面,郊区养老院又入住率低,机构和床位指标完成了,但老年人机构养老仍未有效满足。养老社区不断出现,但与多数老人的需求脱节。同时,除了复合型、机构型、社区型养老外,其他的如特色主题养老地产、全龄社区、嵌入式服务中心、老年公寓、医养结合型养老、教养结合型养老、旅游养老等不同养老布局和形态才开始发育。
 
中低端人口养老供给不足
 
社会上有三类老龄群体:(1)城镇低保及农村五保老龄群体;(2)占社会多数的中等收入工薪家庭中的老龄群体;(3)经济条件较好的高收入老龄群体。事实上,第二类群体应定位于民生,应具有普惠性;第三类群体则完全可由市场满足其需求。
 
刘艳通过调研得知,目前,养老服务市场基本以政府提供的针对特殊人群的基本公共养老服务和针对高端人群的高端养老机构、养老社区为主。占人口绝大多数的老年人养老服务无法得到满足,市场供给动力缺乏,从拿地到机构运营、服务人员提供和服务对象方面,都缺乏明确的定位和政策,中低端人口养老供给明显不足。
 
从上海的数据看,在所有老年居住项目中(包括养老社区、养老护理机构、养老公寓和社区托养机构),高端和中偏高项目占比68%,纯高端18%,纯中端12%,低端2%。尤其是养老社区,基本都是高端的,纯中端的养老服务机构比例偏低。刘艳指出,养老用地遭忽视、外地企业准入与补贴遭歧视、养老经营存风险等,都是长三角养老产业正面临的问题。
 
多管齐下促进养老产业发展
 
2019年2月19日,国家发改委等18部门联合发布《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2月22日,发改委联合民政部、国家卫健委联合发布《城企联动普惠养老专项行动实施方案》,助力普惠性养老服务发展,国务院也已放开养老机构开办审批,从事前审批制迈向事中事后监管制,持续推进普惠养老服务有效供给。
 
“借力上述方针,我们应该建立鼓励和推动普惠养老产业发展的政策,制定针对中等收入阶层的养老目标,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探索建立长三角养老产业协调发展的机制。”刘艳指出。
 
她建议,首先,要针对目前养老服务供给里中端市场的空白、大多数老人养老需求无法得到有效满足的局面,确立鼓励发展普惠养老产业的政策目标。基础层面的普惠养老产业兼具产业和事业、公益和市场的特点,有一定的民生性和普惠性。所以,养老地产和机构发展之初,就界定不同层次床位和区位的数量及比例。
 
其次,要单独列出“养老用地”,尤其是结合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乡村振兴和城市更新,鼓励进行普惠养老产业发展,如农村宅基地、旧厂房、旧酒店改造应用等,并在土地混合使用方面有所突破。在税收政策上,对于普惠养老社区的相应住宅,建议实行运营税收适当减免和优惠。
 
最后,要依靠政府引领、集聚资源,鼓励和吸引企业、社会组织、个人各方积极参与养老事业的建设。

上一篇:【大通全球邀您关注两会】吴德:乡村振兴要解决“三缺五少”问题

下一篇:【大通全球邀您关注两会】范树奎:推行以内在价值为中枢的改革治理资本市场“三高”